phytin

Everyday life is rubbish.

【授翻】【EC】kisses through the veil(1)ABO

@Ms_Ziegler 合译, @Hypatia-322 是本文的beta(我爱你你看我表白了!)是给 @一念一笑 的生贺但是……因为学习太忙(太懒)拖到现在而且从幻想中的一发完变成了现在的只更第一章……我……(磕头谢罪)
不管怎样祝小姐姐生日快乐还有所有大家新年快乐哦!入EC这么久,但是是人生第一次要授权发文……
渣翻希望大家谅解嗷嗷

(顺便老福特手机端为什么不能在文章里插图片……那授权图待我回家摸到电脑再放上来吧)

        kisses through the veil
                by the_charm_caster

Chapter 1

并不是说查尔斯没有听说过兰榭尔骑士的名号。

每个人都听说过。

只是,就个人而言,他的确令人遐想。即使是隔着长长的走廊,查尔斯仍然可以分辨出他的未婚夫的思维。

他的未婚夫。

查尔斯咬住他的嘴唇,从他在典礼大厅等候的地方往下看。他感觉到自己双脚冰冷,不安的情绪正在发酵,胃里肆虐的蝴蝶也愈发狂暴了起来。
虽然在这个问题上查尔斯的同意对于泽维尔家族的荣誉并不那么重要,尤其是对他的继父来说,但查尔斯实际上十分期待这场婚礼。在他继父眼中,这是场休战,但查尔斯仍然想把它当成是一场寻常的婚礼。

好吧,这儿有在烛光下闪耀着的装饰着缎带的花束,盛装出席的客人,还有血红的酒,当然是最好的品质——毕竟这是在泽维尔的宅子里举行的一场名副其实的婚礼,其他一切婚礼相比之下不过是得体的婚礼罢了。他知道他不应该,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那野心勃勃的继父的想法,毕竟这一次,小心眼的科特马克实际上是为查尔斯做了件好事。然而和莎伦泽维尔一起度过的这些年教会了他如何把自己的好奇心收回肚子里,加之,查尔斯知道最好不要怀疑他继父大人的决定。但他,事实上,对这一切都感到惊讶。科特马可领主在这场婚礼背后的真实动机仍是个谜。

查尔斯明白,与最强大的北方家族联姻不仅意味着双方领主会获得更多收益,还威慑了那些密谋反抗他继父统治的人。查尔斯也知道他的继父还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来获得权力马可领主大可以把瑞文——查尔斯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潜在的领主中的一个。或者,为他的继兄,凯恩,求得一位美丽的东方女子做夫人。但在所有的孩子中,他为什么选了查尔斯?

他的继父很不对劲。他现在正和他的妻子一起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而他每次讨论这场婚礼时都会刻意隐藏自己的思维。但查尔斯怀疑这是因为马科领主终于摆脱了他烦人的儿子,鉴于马科曾多次宣称自己的思维是不受控制的。

查尔斯决定忽略他内心的柔软的疼痛,他的父亲,布莱恩泽维尔骑士的死,留下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让那一切都留在过去吧,眼下他有更多事情需要思考。比如他的婚礼。还有他的未婚夫。

“准备好了吗?”

.
瑞文兴奋地在心中与他耳语。查尔斯用余光看她,映入眼帘的是她的笑脸。

“是的。”

“查尔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在她回到父母身后之前她这样安慰他。他迈出了走进礼堂的第一步,在乐师的指挥下,琴弦与琴键用圣洁的音乐渲染出静谧的气氛。

他偷偷地瞥了一眼他的领主丈夫。新郎身穿一件兰榭尔家族的午夜斗篷,和家族代表们一起站在走廊的尽头。

当族人们都跨过门槛后,泽维尔们停了下来。传令官宣告了他们的到来,并一一报出他们的名讳与功勋。查尔斯趁机偷偷观察了下周围。

查尔斯发现,在整个大厅里,唯一金色的凯尔特式的兰榭尔家徽,别在他丈夫的紫罗兰黑斗篷上。兰榭尔骑士身材高大而英俊,他的头发配上他身上覆盖着的深色斗篷,更加凸显了他眼眸里的银色光芒。他是这个强大的家族唯一活着的直系继承人。像查尔斯听说的那样,兰谢尔骑士在他出生之前就失去了他的父亲;而他的母亲伊迪兰谢尔夫人,在他人生的第11个夏天刚过时就去世了。年轻的兰榭尔全靠自己为这个家族赢得了如今的荣耀。睿智,有远见,从不偏离自己的目标。也是整个王国活着的金属操纵者之一。

就好像这还不够吸引人似的,查尔斯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还从毫无防备的大人和小姐们的大脑中找到了一些其他的信息。是的,他知道如果被他的母亲知道他小小地使用了一下他的能力,她会很失望。可是查尔斯就是忍不住!他很好奇嘛。而且,上帝啊!他那小小的窥探导致红晕一直从他脸上蔓延到发根。

女士们私下里讨论着关于查尔斯的未婚夫在床上如何狂野,以及她们有多么嫉妒泽维尔家族最小的儿子。其中一位夫人有一位幸运地在兰榭尔骑士的床上度过一夜的远方表亲,她无法用比令人性奋更少的词来形容他。他是最受祝福的人之一——也许他是某个生育女神的最爱,或者是某个欲念之神。充满诱惑,执着顽固、狂热而充满争议的——
就在那一刻,兰榭尔骑士抬起头来看他,仿佛他能透过面纱看到的查尔斯的脸。仿佛他能听到他的想法。查尔斯移开视线,心跳漏了一拍,并感觉到他的脸在发热。

就在两个月前,查尔斯刚刚度过了他的第十七个夏天,距离他第一次发情还有段时间,但不知怎的,仅仅是想着他的丈夫,就足以让他血管里的血液发热发烫。

他抑制着颤抖,等待着传令官的正式宣布。

他试图理性地思考。显然,兰榭尔骑士不能透过他的面纱看到他,也不能听他在想什么。查尔斯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过道的尽头。

还有其他人站在他旁边,同样穿着兰谢尔家族的午夜斗篷,但没有一个人有金结徽章。一个拥有完美的金发的女人站在他身边,这个距离下查尔斯只能勉强辨认出她镶满宝石的斗篷胸针。她一定是弗罗斯特的艾玛,并且,天呐!当他记起,她,就像他一样,是一个心灵感应者时,查尔斯迅速地加强了他的精神屏障。
他辨认出站在新郎旁边的两个代表身着Quested家族的蓝色龙卷风和Neyaphim家族的红色号角 。好吧。他并不认识这俩人当中任何一个,但他曾从激动的侍女和仆从口中听说过这两个家族的能力,从稀薄的空气中创造龙卷风,和不可思议的隐形能力。看到如此多的变种人领主站在同一个屋顶下非常振奋人心。

查尔斯能看出兰榭尔骑士确实有很多强大的朋友和亲属。只有在这样的场合,家族斗篷才被允许提供给密友和盟友,并且查尔斯发现自己非常好奇这些家族究竟有多亲密。他的丈夫会允许查尔斯亲自和这些变种人交谈吗?查尔斯会被允许见到更多的变种人吗?他曾听说过他的丈夫去过很多地方,也遇见过许多变种人。他在进行这样的旅行时会带上查尔斯吗?

并且他是多么想要亲眼看看他丈夫的能力啊。他听说过一些谣言,有关他的丈夫不仅可以操纵金属,还可以控制磁场。

说到这个,查尔斯对兰榭尔骑士英俊的外貌一见倾心。他致命的吸引力随着他们之间距离的缩短而越发难以控制。

自从他第一次看到他未婚夫的肖像之后已经有一个月了,而终于亲自见到兰榭尔的感觉还是非常不同。

他同时也听说了兰榭尔骑士是当今最心胸宽广,最理性的变种人之一……而查尔斯决定一辩真伪。当然,如果有什么不对劲,他可以直截了当地洗掉这些记忆并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至少他能做到这个。

传令官终于完成了他的工作,而音乐再次开始,演奏着富丽堂皇的乐曲,提示查尔斯再次走动起来。

查尔斯慢慢的跨出一步,整个泽维尔家族都跟在这位年轻的新郎身后。

他积聚起勇气,进入了兰榭尔骑士的大脑,希望艾玛不会潜伏在附近。

他足够幸运,因为兰榭尔骑士,由于某些原因,并没有竖起屏障,而且查尔斯听到了那句,“我更喜欢白玫瑰。”

他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但随后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花束;绣球花、兰花和千金子藤都排列成一束完美的白色阴影,与莎伦·泽维尔要求精确近乎冷酷的性格有关。查尔斯从不担心花的事情,总是让他的母亲和妹妹处理,于是他自己操心自己的书和课,但是现在他感到后悔!也许他应该自己选择花束,也许他会把玫瑰放进去,也许,即使机会很渺茫,但兰榭尔骑士喜欢玫瑰,在一阵恐慌和悔恨之后,他脱口而出:“我很抱歉没有玫瑰。”

他看到了兰榭尔骑士的身体一瞬间变得紧绷,他心灵的屏障立刻就像一座巨大的堡垒一样耸立起来。

查尔斯咒骂自己的粗心,然后再次悄悄地接近了骑士。

兰榭尔骑士?

查尔斯看到他皱着眉头,然后看着艾玛小姐。查尔斯立刻把自己从她的脑海中抹去,当他看到她摇头时,几乎是松了一口气。
他又走了三步才做出第二次尝试。

“我,额,是我,大人。”

兰榭尔骑士的眼睛慢慢地从房间间另一边扫视过来,最终他看向查尔斯,立刻,查尔斯补充道:“是的,在这儿!”

兰榭尔爵士皱起了眉头,查尔斯感到他的脑海中传来一阵“你”的低沉的隆隆声。”他把这种感觉储存在他的记忆里,希望永远不要忘记那粗糙的声音抚摸着他的思维的边缘的感觉。

‘是的。我很抱歉让你受到惊吓了,我的大人。

“…确实出乎意料,”他温和地答到。

“我知道,我知道。在婚礼结束之前,我们不应该说话。但这不是在聊天,对吧?”查尔斯笑了,但接着又记起兰榭尔骑士可能无法透过面纱看到他的表情。

“技术上来说,确实没有。它不是。”兰榭尔爵士听起来很开心,然后查尔斯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查尔斯·弗朗西斯·泽维尔,竭诚为您服务。”查尔斯非常巧妙地歪着头,希望骑士能注意到他的头的倾斜。

他注意到了。
“我是艾瑞克兰榭尔,”兰榭尔也将自己的头倾斜了一会儿。他的嘴角向上翘起,笑容在他脸上蔓延开来。

查尔斯低声念着这个名字,感受音节从舌尖滚落的触感。

查尔斯已经走过了大厅的一半以上,随着音乐排队。他现在离圣坛只有二十步远了。当他走近那人的时候,查尔斯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容貌上,细节正在变得更加清晰,甚至穿过了面纱。他的正装展现他身材的方式,他午夜斗篷上的紫色流苏扫过他长腿的方式,他银色的眼睛和他金色的胸针,令人安心的体格和他左脸上若隐若现的迷人笑容。这几乎夺走了他的呼吸。

“夺人呼吸的?…是对我说的吗,未婚夫?”兰榭尔骑士好笑地问到。

“啊哦。“查尔斯说漏嘴了。他怎么能说漏嘴呢?

“是的,”他心里想,在他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他的脸一下子红透了,移开了视线,为面纱遮挡住了他的愚蠢而感到欣慰。

兰榭尔骑士慢慢地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微小到如果你不是特意寻找就会错过,然后传给查尔斯另一个想法。“这是合理的不公平,考虑到我看不到你的脸。”

查尔斯顿了一下,离那双银色的眼睛只有几英尺远,到了他指定的位置。

“但我觉得你也是夺人呼吸的,”他的大人对他说,用很难听清的声音对他耳语,然后迈步向前。艾玛小姐也跟上了他,带着银盘走到他的右边。一块紫罗兰色和午夜色的布料整齐地叠在上面。一件兰谢尔家族的斗篷,那很快就会变成查尔斯的。

“我很荣幸,大人,”查尔斯回答道,他的心跳得更快了。

查尔斯转向他的继父以便进行交换斗篷的婚礼习俗。很快,他就会走出蓝黄相间的泽维尔斗篷,他的新郎会用他自己的颜色覆盖他,而查尔斯将正式属于兰榭尔家族。其余的仪式不过就是走个过场,仪式之后会有一场招待的宴请。然后他们就将迎来新婚之夜。

很快。

查尔斯发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有关新婚之夜与兰榭尔骑士的想法挤满了他的大脑。他的膝盖有些发软了。

马科骑士解开了那件蓝色披风,然后把它递给了他的夫人莎伦。查尔斯开始向兰谢尔的方向转身,准备披上兰榭尔的斗篷,但突然,他肩膀上无情的双手又把他拉回了他的继父那里。

当马科勋爵抓住他的衣领,把他的衣服撕开时,他发现自己在被向前猛拉。

“查尔斯·弗朗西斯泽维尔。我们在此与你断绝关系。”

TBC

评论(17)

热度(48)